800小说网 > 诡三国 > 第2274章坚骨硬骨牛骨猪骨

第2274章坚骨硬骨牛骨猪骨

800小说网 www.800xiaoshuo.info,最快更新诡三国 !

    在幽州北部混乱不堪的时候,赵云在漠北见到了柔然的头领。

    草原上的部落,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当中,都是受到了匈奴的影响,所以柔然的部落首领,也是自称大王,贵人等。

    不是柔然人不愿意自称可汗,而是想要称可汗,就必须要拥有『可汗』级别的实力,而现在么,柔然还是很弱小的,常常被鲜卑人按在地上,想什么时候摩擦就怎么摩擦……

    严格说起来,现在柔然还不能称之为『柔然』,只不过是因为骠骑将军斐潜这么称呼了,所以也就被叫做柔然了。

    然后柔然人竟然也觉得柔然这个名字不错……

    嗯,这个因果关系似乎有些乱。

    柔然其实算是杂胡。

    杂胡的意思,并不是杂种,

    华夏也曾经推行过一段时间的唯血统论,但是在春秋战国之后,尤其是前秦之后的『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呼喝之声后,纯血统已经不吃香了,能力论渐渐的爬升起来,但是又被宗族和小农经济给联手压制了回去。

    整体上来说,当下大汉华夏的『血统』,已经转为『宗族』,这一点其实和胡人的部落有些类似,只不过细节上可能有些不太相同。

    因此柔然的杂胡,只不过是说这些柔然的『宗族』比较乱……

    有句话叫做『久病成良医』,放在柔然这里,或许也算是合适。并不是说柔然人容易生病,而是因为柔然的历史么,就是一次次的被华夏,以及各大草原盟主的落败者,组成的临时性的群落。

    柔然最早的本体,是『鬼方』的一个部分。

    最早的时候,鬼方想要跟商朝人比赛抡骨头棒子,结果商朝人拿出了青铜器……

    然后鬼方人只好骂骂咧咧的逃走了。一部分往东北方向去了,一部分往西北方向而走,往东北的后来就演变成为了『钉灵』,后来就演化成为了『丁灵』,最后变成当下的『丁零』,基本上来说已经和鬼方算是两回事了……

    春秋战国时期的北狄,也就是赤狄和白狄两兄弟当年好不容易换成了青铜武器,想要跟春秋战国时期的各个老大掰手腕,结果到了现场一看发现春秋的几个流氓兄弟,竟然不要脸的搞出了车轮战!

    于是北狄两兄弟也是鼻青脸肿的,骂骂咧咧的退出了主战场,和败者组的鬼方残部坐在了冷板凳上。

    再往后么,就是匈奴的一部分人,抹着眼泪,然后和这些人挤在一条板凳上。

    若是历史上没有斐潜这根……嗯,搅动者,柔然这一条冷板凳,还会迎来下一个的败者组选手,鲜卑的拓跋部落……

    所以,要是真讲究起来,柔然应该被称之为『复仇者联盟』。嗯,没错,就是坐在一旁的冷板凳上,然后咬牙切齿的画小圈圈诅咒的那个『复仇者联盟』。

    而现在赵云找到了柔然的首领,就是想要告诉柔然人,你们怎么能这么怂呢?丁零人算个锤子!上去干他!我给你一把小刀,拿好了,勇敢的上吧!

    柔然的头人愁眉苦脸的看着小刀,呃,看着赵云,以一种怪异的腔调讲着匈奴语,『将军……这个事情,不好办啊……』

    赵云笑容不变:『可是有什么难处?』

    柔然头人点头说道:『坚昆人……只要将军能帮我们解决了坚昆人……我们就一定帮将军!』

    坚昆?

    赵云微微皱了皱眉。

    这个名称,赵云确实有些陌生,似乎在哪里听过,但是一时间没能想得起来。

    一旁的张郃看了看赵云,便是低声说道:『汉初之时,匈奴冒顿得以自彊,北服浑庾、屈射、丁零、鬲昆、薪犂等……鬲昆,便为坚昆……后便为匈奴右贤王属地……』

    『哦……』赵云思索了一下,看了张郃一眼,点了点头,『明白了。』

    甘风则是瞪大了眼,明白了个毛线?明白什么?有谁能给解释一下?

    『来人!』赵云吩咐道,『取某节杖来!』

    不多时,便是有护卫将赵云的平北将军的节杖奉至。

    赵云接过了节杖,然后递给了柔然头人,说道:『头人可领人持此节杖,至坚昆之处,唤其使来见!』

    柔然头人下意识的接过了节杖,然后愣了一下,抬眼看赵云,『将军……』虽然柔然头人没有把话说完全,但是神态已经是不经意展现出疑虑之色,就这么一根带毛棍子,能有那么神奇的力量?让坚昆的人来就能来?

    赵云微微而笑:『不妨试之。』

    柔然头人低下了头,双手捧起节杖,『听从将军吩咐……』

    节杖这个玩意么,其实说起来很有意思。节杖的实体,所谓的带毛棍子,并没有多少的杀伤力,若是用它来搏斗的话,还不如正儿八经的刀枪好用,但是它代表了是一个权柄,一种权威,所以它的作用便远远不是一根带毛棍子所能概括的了。

    柔然头人将信将疑的走了。

    甘风冷笑了两声,『这老家伙,还想要诓我们去帮他打什么……那个叫什么坚骨?』

    『坚昆。不是坚骨。』张郃纠正道。

    『呃,坚昆……』甘风点了点头,『反正这老家伙净想着好事了,帮他打完这个坚……坚骨,到时候再一翻脸,哼哼,便是改口让我们再去打下一个什么硬骨牛骨猪骨什么玩意一大堆,那还有完没完了……』

    张郃叭咂了一下嘴,算了,不纠正他了,反正甘风说的这个意思倒是没有错。若是真的跟着柔然的步调走,那就肯定是大错特错。

    赵云也是点了点头,站了起来,『甘将军说的没错,就是这样……要让柔然按照我们的意思来办……但是也不能说完全不给柔然希望……就先这样罢,等坚昆的人来了再说……』

    『将军,这个坚骨,呃,坚昆……』甘风还是有些不明白,『真的就会来?』

    之前赵云等人寻找柔然头领的时候,柔然头人都是推三阻四的几次都躲着不来,后来是丁零人来了,相当于推了柔然一下,才将柔然头人推到了赵云等人的面前,而这个坚昆则是更加偏远,又怎么会愿意远途跋涉过来相见呢?

    『这个啊……』赵云指了指张郃,『你问他,他明白……』

    说完,赵云便是转身也走了。

    『这个……张将军……』甘风转头看向了张郃。

    张郃笑了笑,也站了起来,『这个就说来话长了……说出来怕是有人说是水了……要不,下次?下次再说?』

    甘风连忙也站了起来,追着张郃的脚步,『那个王八蛋乱嚼舌根?张将军,你就说一下哈,要不然我晚上睡不好……』

    ……┐(?~?)┌……

    断粮,不代表说立刻就没有了粮草。

    有的人会觉得断粮了还可以抢夺周边,劫掠百姓,甚至吃人肉解决,但是实际上组成军队的大多数还是普通人,如果不管不顾劫掠地方,甚至是以人肉为食物,那么这种军队存在的时间都不会长……

    因此在交通不便的古代,保持一个通畅的粮道非常重要。

    卢龙寨,主要是针对兴安岭东北面的胡人防御的,所以军寨是立于徐无山脉的最东面,卡在山口上。在卢龙寨东面便是冲积平原,石子河冲积平原北面,便是大大小小的丘陵山地,而西南方向则是辽西。

    真要绕道,只要能过人的地区,理论上都是可以绕的,但是就要看值不值,或者说风险程度高不高。有些地方采药人或是小部队走没问题,要是部队规模一大,就麻烦了,简单来说,原本沿着正常道路行进,需要五天,但是如果说绕道进了山区,原本每日行进五十里变成了每日只能走五里,直线距离只有两百里,绕进了山区变成四百里,就算是真的能走出来,时间和粮草的消耗就比原来多了十几二十倍!

    这种巨大的差距,不是谁都能抗的下来的……

    军寨和关隘的意义就是在此,要攻打很难受,可是选择不打,去绕道,则是更难受。

    原本如果说公孙度要进攻渔阳,是需要一步步从辽东打到辽西来的,结果公孙度有了孙权支持的船只之后,便是绕过了这些要点,然后回过头来从屁股上包抄,内外夹攻之下,便是打了这些军寨关隘一个冷不防。

    原本驻守卢龙寨的将校,也是曹纯的一个本家族子,曹纯依旧记得当时将卢龙寨的主将之职交到他的手上的时候,他那张年轻的脸上兴奋且毅然的神色。

    现在……

    公孙军可能会对于一般的曹军兵卒放宽一些,但是对于此类的军中士官,怕是不会有什么心慈手软。

    曹纯咬着牙,挥手示意骑兵加快行进的速度。

    为了确保速度,这一次曹纯没有带重骑兵,全数都是轻骑。托这一次清剿乌桓人和鲜卑人的福,曹军也是凑出了一个豪华阵容,千人,双马,未用一个辅兵民夫,全数都是正卒,辎重干粮全数都在马背上……

    虽然说数目只有千人,但是骑兵先天上看起来就比步卒阵列要更庞大一些,再加上是双马配置,这些人马汇在一起行进的时候,气势便是挠一下就上来了。尤其是在徐无山脉山谷之中行进的时候,看起来就像是将山谷都填满了一样,人喊马嘶的声音此起彼伏,在山谷之中回荡。

    这是一场豪赌。

    起初曹洪也是不愿意的,毕竟如果在山道之中,被公孙军埋伏了,那就不用说什么突袭卢龙寨了,能生还几个都是问题!

    可是曹纯很坚持,他愿意用生命去搏一把,去堵住公孙军回归的道路,将公孙度掐死在辽西!如此方能让曹纯稍微释怀一些当日承受的耻辱!

    身为沙场男儿,当然是有仇报仇,有怨报怨,至于什么等十年二十年,那是没机会,要是有机会,便是多等上一天,都是孬种!

    曹洪最终拗不过曹纯,同意了,临行之前再三叮嘱,只不过曹洪和曹纯都知道,这些叮嘱没有用,曹纯听归听,做不会做,不会小心翼翼,更不会谨慎前行,唯有突进,突袭!

    连番几次骑战下来,曹军的骑兵也多少像了一些样子。

    本身铁血的兵卒,便是在战场之上一点点的锤炼出来的,所以如今曹纯带领的骑兵,看起来似乎在马背上有些散漫,但是实际上这种散漫有时候反倒是一种好事,毕竟人的精神不可能随时随刻都高度集中,紧张的时间一长难免会使得疲惫更快的到来,所以保持一个较为轻松的状态行进,可以延长旅途的行程,也可让人马不至于那么疲惫。

    但即便是如此,也不可能一口气直接从后方跑到前线,该休息的时候依旧是要休息。

    曹纯看了看周边,然后让斥候前出侦测,便是下达了原地修整的号令。

    曹军骑兵渐渐的停了下来,或是调整马具,给战马擦些汗喂一点吃食,或是再次捆扎一下有些松散的干粮军械,然后也有的凑在一起抖着腿伸着腰,不一而同,当然也就没有像是步卒一样那么严谨,再加上战马嘶鸣,在徐无山中便是热闹无比。

    『歇息半个时辰!』曹纯下令道。

    接下来便是要一口气扑出徐无山,直冲卢龙寨!

    徐无山当中,虽然说山体在卢龙寨一带收窄,但是依旧有一些山间小径纵横,对于这些道路来说,可以走人,但是不方便通行大部队。因此卢龙寨依旧最能控制大军通行的地点,也是曹纯此次冒险行进的目标。

    曹纯站在一块大石上,朝着卢龙寨的方向眺望。旁人可以放松,但是曹纯的精神却是一路紧绷着的,毕竟他是一军统领,肩膀上担着这千人的性命,即便是表面上看起来如何的淡定,但是夜间宿于野外篝火之时,也会不时半夜之中土人惊醒,然后仰望着星空沉吟不语。

    『将军……』曹纯的护卫递过一个水囊,『饮些水罢……』

    曹纯点了点头,接了过去,喝了两口,然后放了下来,『明天就能到了……来了!』

    远处隐隐有些马蹄声,然后便见到是曹纯原本派出的斥候返回而来。

    『前方什么情况?卢龙寨当中有多少守军?』曹纯见到了斥候,没等斥候气息平稳,便是急急而问。

    『回,回将军……』斥候喘了口气,『前面……前面没有什么异常……兄弟们,呼,一直摸到了卢龙寨边上,没发现什么异常……寨中应该有五百人,最多八百人……守将应该是公孙氏……只不过不知道是谁……』

    『好!』曹纯一拍巴掌,『若真如此,便记你们一功!去休息休息,然后再探!』

    斥候也是眉飞色舞的拱手领命,退下去不提。

    就像是曹纯当时将曹氏子弟放在卢龙寨一样,公孙度想必也是不放心将这样的关寨要道让其他什么普通将校来驻守,但若是放大将么,公孙度麾下又没有那么富裕的将领可以用来浪费,因此必然就是公孙氏的某个族内子弟。

    次日正午时分,卢龙寨上的公孙兵卒正在躲在寨墙边上的阴影里,避开阳光直射。在卢龙寨的西面,之前公孙军突破寨墙的许多痕迹都还没有修葺完毕,就那样留着。在寨门之处,石墙之上似乎还被烧过一次,然后留下了焦黑的印迹。

    公孙进军受阻,幽州受到了丁零人侵袭,虽说没有在兴安岭西侧的丁零人不至于傻得没边,跑来攻击卢龙寨,但是连日往来的传令兵卒,以及脸色越来越差的公孙守将,似乎也能说明了一些问题。

    道路西头,跌跌撞撞只是走来六七十号人,当先的人还打着破烂不堪的公孙旗号。人人都看起来是狼狈不堪,身上战袍什么的,便是左边一块右边一块,没有一个人是完整的。还有一些人包着手脚,更有身上沾染了不知道是多久的血迹,黑红色的晕染了一大片,被身边袍泽架着,摇摇晃晃的往卢龙寨走来。

    不过看起来就像是败军的这些公孙兵,好歹还没忘了自己是个兵卒的身份,至少兵刃还捏在手中……

    卢龙寨上值守的公孙兵卒自然是大惊失色,慌乱的乱跑了起来,然后便是有人登上了寨墙,朝着这一群的败兵队列大呼起来:『什么人!从哪里来的?!』

    曹纯就在队列之中,也是一样穿着破破烂烂的,捅了捅身边的一名辽东兵,低声喝道,『回话……』

    『那什么……都少特么五五旋旋的……』辽东兵张口大喊道,『你大爷我无终的,曹军那些个王八羔子来了,将主都特么撂挑滚犊子了……大爷我死命整出来给你报个信……赶紧嘚,开门让大爷进去……』

    卢龙寨上的公孙兵卒顿时一阵哗然。

    『你特么谁大爷呢?』卢龙寨上面的军校也是骂骂咧咧的,『瞧瞧你们这群逼崽子,啊,一个个残疾胳膊挡勒腿,还长了一个吃屎嘴……』

    一上一下的问答,呃,好吧,相互辱骂的过程当中,曹纯便是在人群的遮蔽之下,偷偷的取了弓,又是捏了一根箭矢在手里,掩在了破布袍子之下,跟着人群往卢龙寨下靠近。

    卢龙寨上的公孙兵卒也都没在意,他们的主要注意力都放在了无终县被曹军突袭的消息上,纷纷交头接耳,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震撼得够呛。

    『开门!憋抽离吧唧了……大老爷们痛快点,开门!』

    双方距离越来越近,曹纯等人都几乎站到了寨墙之下,卢龙寨上的公孙军校依旧在摇着头,『不行!不能开门!你瞅瞅你个逼样子……』

    曹纯猛地站直了身,举起弓,之前丢失了渔阳以至于一直压抑在胸中许久的郁闷,所有这些日子里面所遭逢的屈辱,这一路前来的提心吊胆,在这一刻,都随着一声大吼喷吐而出:『杀!抢寨!』

    随着曹纯的吼声,一箭电闪般射出,直直正中了卢龙寨上公孙军校的面门!

    在卢龙寨上公孙兵卒的惊诧之中,公孙军校便是脑袋上扎了一箭,仰天向后而倒!

    『杀!』

    伴随着曹纯等人的大喝之声,远处也腾起了漫天的烟尘,后面的曹军骑兵疯狂叫喊着,朝着卢龙寨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