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不让江山 > 第一千三百四十一章 露个破绽

第一千三百四十一章 露个破绽

800小说网 www.800xiaoshuo.info,最快更新不让江山 !

    作为新任的越州府府治大人,许幻之住的地方不小,且就是原来的楚国越州府府治的家宅。

    但他并不喜欢这里的建筑和庭院风格,用他的话说就是太精致,精致到小气了。

    他是兖州人,兖州那边的建筑风格和越州这边完全是不一样的风格。

    如果是到了冀州西北靠近纳兰草原那一带,建筑风格又是另一个样子。

    兖州的建筑风格是大,靠近纳兰草场那边的建筑风格是大到空旷。

    许幻之喜欢北方的东西,哪怕他也承认相对来说,北方确实有些粗糙。

    在他书房里站着几个人,等许幻之进门后,全都俯身下来。

    其中有一个看起来三十岁左右的女子,行礼的幅度很小,脸上的表情也不似其他人那般谦卑。

    眉宇之间,还有一些傲气。

    “靡先生不用客气。”

    许幻之没有和其他人说话,对那女子倒是很有礼貌。

    被称为靡先生的女人颔首致谢,然后就站直了身子。

    “坐吧,都坐下吧。”

    许幻之在主位上坐下来后,双手往下压了压,示意众人全都坐下说话。

    这几个人中,其中一个是他的亲信,也是越州府的府丞,名为谢袅,也是兖州人。

    名门谢家的族根在江南,流落到了北方的谢家后代,很少有能得到江南谢家认可的。

    谢袅年少时候家境还好,算是富户,只是后来兖州那边匪患太严重。

    大家大户,成了那些山匪的首选目标,谢袅家里没活下来几个人,他是许幻之的同窗,得许幻之资助才勉强生存。

    另一个人叫温灸,兖州人,曾经兖州有名的江洋大盗,杀人无算。

    许幻之机缘巧合之下救了这个人一命,当时并不知道他是逃亡的匪寇,还以为他是被匪寇所伤的行商。

    后来发现此人武功极强,所以就留下来在身边做个护卫。

    这个人十恶不赦,但有一样好,那就是知恩图报,许幻之救了他的命,他就为许幻之卖命。

    许幻之追随徐绩发达起来,他也跟着发达起来,如今是越州府的总捕。

    剩下一个就是许幻之刚才对其颇为客气的靡先生,具体来历,许幻之也不知道。

    这个人是从北方来的,大概两个月之前,许幻之因为到了越州水土不服生病,医官治了一阵子,却不见起色。

    于是许幻之的手下就着急了,在城中张贴告示,重金求医。

    这个靡先生自己找上来的,只用了三天时间,就让许幻之的身体逐渐恢复。

    许幻之知道这样的人留在身边必有大用,于是就开出了极高的酬劳,把靡先生留在府里了。

    这个靡先生自己说是北疆之外来的,那是一片荒漠之地,人烟稀少。

    许幻之知道这样的人多半都有秘密,既然想用她,就不要刨根问底。

    这次,徐绩要除掉陆重楼,而且要做的漂亮些,不能让人看出来陆重楼死于他杀,所以许幻之一下子就想到了靡先生。

    她是一个很奇怪的人,对谁都冷冷淡淡,但极为贪财。

    只要你给她足够的钱,你让她做什么都行,当然,除了和她睡觉之外。

    “节度使大人下了死命令。”

    许幻之看向靡先生道:“大概一个月之后,陆重楼就要押运粮草往蜀州去,节度使大人不希望陆重楼能活着到蜀州,活着见到宁王殿下。”

    靡先生问:“大人是想让他怎么死?”

    许幻之道:“先生觉得哪种最合理,最不会被人怀疑?”

    靡先生沉默片刻后回答道:“大人刚到越州的时候,险些因为水土不服而出事,陆重楼本就受了伤才好,身体虚弱,若依他西行的路上若是也因为水土不服而一病不起,不会有人怀疑什么。”

    许幻之问:“难吗?”

    靡先生回答:“药不难,难在用药。”

    许幻之笑起来:“药不难,那就没有什么难的了,用药的人,我已经找到。”

    他说完后看向温灸:“这次你保护靡先生,切记,决不能出什么意外,我会以安排你去搜寻水匪为由让你这段时间合理的不在州治城内。”

    温灸俯身:“听大人的。”

    许幻之嗯了一声后说道:“陆重楼身边有廷尉府的人,这才是有些麻烦的地方,好在是这次他身边没有千办跟着,只有一名百办,还是个新人。”

    许幻之道:“这个百办能不动就不要动了,他活着比他死了要有用,如果他也死了,廷尉府的人就会查的很凶,他活着,只有陆重楼一人病死,廷尉府也不会过度插手。”

    “明白!”

    温灸应了一声。

    许幻之笑着问温灸道:“你已经有几年没和人动过手了,功夫落下了没?”

    温灸摇头:“不敢落下。”

    许幻之道:“那就好,你们准备几日之后,就提前出城在陆重楼必经之路上等着。”

    他的手指在桌子上轻轻敲了一下:“这个时节,天气莫测,是个好时候啊......”

    几天后,温灸和靡先生带着一队人,以商队的方式离开了越州城。

    他们不介意等的日子久一些,沿途选好地方,再做好准备,以求一次得手。

    温灸对这个靡先生很感兴趣,这个女人说不上有多漂亮,可是那种冷冷淡淡的气质,就让人有一种征服她的欲望。

    可是温灸也看得出来,这个靡先生绝非表面上看起来那般柔弱。

    这个女人的来历很神秘,用药之术那么强,武艺应该也不一般,她自己说是来自塞北,温灸不大相信。

    因为在塞北那种地方,一个独行的女人再强,也很难活的下来。

    “你在对我好奇?”

    靡先生忽然问了一句。

    温灸笑了笑,倒是没遮掩。

    他对靡先生说道:“先生从塞北来,可是看着白白净净的,一点儿也不像是常年受风沙的样子,我以前有个小兄弟也是塞北过来的,到了这好吃好喝的两三年之后,脸上那风吹出来的红,依然还在。”

    靡先生淡淡的说道:“塞北的风沙,只能伤到废物。”

    温灸微微皱眉,这个女人像是浑身都有刺一样,哪个男人和她相处,都会觉得不自在。

    于是温灸说道:“靡先生休息一会儿吧,到了可以住宿的地方,我叫醒你。”

    靡先生看了他一眼:“那你可以出去了。”

    温灸心里的怒意渐起,看了靡先生一眼,靡先生用一种平淡却充满了讽刺的语气说道:“你最好不要惹我,不然你也会不知道自己怎么死。”

    温灸笑了笑:“先生好好休息,我先下去了。”

    他从马车里出来,伸展了一下双臂,心里想着......你杀了陆重楼,难道大人还能容的你活?

    现在让着你,等陆重楼死了之后,有折磨你的时候。

    二十天后,越州城。

    廷尉府百办叶小千从外边迈步进来,见到陆重楼在书房里坐着读书,他笑了笑道:“大人,咱们快能出发了。”

    陆重楼看了看叶小千,笑着问道:“所有州县的粮草都到了?”

    叶小千摇头道:“没有,刚才节度使府里派人来告知,说是到了已有七成左右,节度使大人的意思是,剩下的三成不用等着了。”

    这倒也很合情合理。

    以现在陆重楼可以调用的兵力,民夫,还有车辆,这些因素加起来计算,带上这七成的粮草物资出发,其实都难以做到。

    运送全部物资的六成,就是现在可以调用人力的极限了。

    陆重楼点了点头:“也好,明日你随我去清点一下所有账目,对好了之后就出发。”

    叶小千嗯了一声,自己倒了一杯凉茶,咕嘟咕嘟的灌进去。

    “小千,你倒是一点都不担心?”

    陆重楼见叶小千这个轻松的样子,忍不住问了一句。

    叶小千笑道:“大人你知道吗,我从廷尉府出来保护大人,是我接到的第一个任务。”

    陆重楼:“知道啊......”

    叶小千道:“所以我其实还没有真正的与敌人交手过,我不是不担心,我是开心,因为我马上就有第一次实战的经历了。”

    陆重楼:“......”

    叶小千道:“大人你可能不知道,我这个百办的身份,多多少少有些名不副实。”

    这话把陆重楼说的心里更加发毛了。

    他问:“廷尉府里还有名不副实的百办?”

    叶小千道:“我是廷尉府内部考核的时候,因为成绩高,又赶上有几位百办大人殉职,所以我是直接递补上来的。”

    他轻轻叹了口气:“我这样的百办,自己都觉得不硬气。”

    他看向陆重楼:“我如果把大人保护好了,路上的事都解决掉,那就可以算是名副其实的百办了。”

    陆重楼看着面前这张年轻的面孔,他下意识的问了一句:“你是多大来着?”

    叶小千:“十七。”

    陆重楼:“你......有把握?”

    叶小千:“什么把握?半路上遇到危险吗?大人你这话说的,我有把握一定会有危险,但我没有把握一定让大人没危险。”

    陆重楼:“现在......换人还来得及吗?”

    叶小千道:“大人你放心,我最起码能做到死在你前边。”

    陆重楼:“......”

    叶小千压低声音对陆重楼说道:“大人你知道吗,我来的时候,千办大人对我说,如果陆大人你露出破绽的话,越州这边一定会有人动手杀你。”

    陆重楼:“还好......目前我们没有破绽。”

    “有啊。”

    叶小千道:“千办大人说了,我就是那个破绽,因为我确实又年轻又新,没有杀过人,没有应对过凶险,没有任何经验可谈,我这样的人要说不是破绽,我都不信。”

    陆重楼:“那......廷尉府的大人们,可说过怎么应对?既然安排了破绽,那一定也安排了应对之策,对不对?”

    叶小千摇头:“那没有,廷尉府里实在分派不出来人了,所以陆大人放心......有我在,最起码......他们肯定动手。”

    陆重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