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26

望江生 / 著投票加入书签

800小说网 www.800xiaoshuo.info,最快更新国宝级卖萌最新章节!

    周末过去后,康睿早上就得去公司上班了。

    元宵睡得熟,康睿也有心不叫他,导致这俩天他每次醒过来的时候康睿就已经出门离开了。

    本来提醒自己今天一定要早一点起床的,可元宵发现睡觉实在是太舒服了,等到他醒过来找人的时候,他才发现康睿在门口换鞋子,已经准备出门了。

    自己一只熊猫呆在大房子里实在不知道干什么。

    前俩天康睿离开后,元宵整天也就睡睡醒醒吃吃。

    虽然听起来很舒服,但是就他自己,也没人和熊猫跟他玩,还没有竹子可以爬可以玩。

    以前他还可以跟初一一起玩,但是现在他除了在沙发上独自打滚以外,也不知道玩什么了。

    虽然从窗户望出去外面是郁郁葱葱的草木,但元宵有些胆小,康睿还没来得及带他出去晃晃,他自己一只熊猫也不敢出去。

    这也导致了他只能呆在大别墅里,不过元宵俩天时间上蹿下跳的,权当是寻宝了,把别墅上上下下认了个清楚——除了地下室里有一间锁着不让他进的房间。

    元宵问过厨师,说就是专门锁给他的。

    当时正在吃中饭的元宵赶紧咬了几口把嘴巴里东西给咽下去,赶忙就问为什么。

    厨师有些微胖,笑起来的时候很是和气:“说您太小了,不适合喝酒。”

    元宵恍然大悟,里面放的原来是酒啊。

    可他又有些不解,他喝完酒可以变回熊猫不是很好吗?

    等晚上康睿回来,他问起这件事,康睿只轻描淡写地说:“我一个人知道就够了。”

    元宵似懂非懂,只好点点头。

    也对,反正康睿都相信他啦!

    可总得说来,只有两个字能形容没有康睿陪着的生活——无聊。

    难得今天醒过来的时候,康睿人还没离开。

    元宵跑到康睿边上,亦步亦趋地跟着,不断拜托道:“康睿康睿,我想跟你一起去好不好?”他双手合十放在身前,眼巴巴地看着康睿。

    康睿换好鞋子,坐在椅子上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元宵,问道:“知道我要去干什么吗?”

    元宵连忙点头:“知道知道,康睿要去上班。”

    康睿站起来,把元宵按在椅子上坐好,严肃说:“上班很忙的。”

    元宵一下纠结了起来,眉头皱在一起,康睿这么辛苦啊?

    看着他的表情,康睿又轻描淡写地补了一句:“要赚钱给你买盆盆奶。”

    “啊!”元宵愣了一下,忙伸手抓住康睿的手,脸上又是感动又是纠结:“可是可是……”

    元宵陷入两难,这就跟他只能在竹子和竹笋之间选一个吃一样难选,他两个都想要,一个也不想抛弃。

    他没想到好喝的盆盆奶居然是康睿这么辛苦买到的,康睿对他真的是太好了。

    他沉思了好一会儿,抬起头坚定地说:“那我不喝盆盆奶了,我想跟康睿在一起。”

    他站起来抱住康睿:“这样你就不用太辛苦了。”

    俩人站在门口,风从半掩的门缝里吹进来,混着春天的青草香和花香,康睿被元宵抱着,切切实实感受到了春天的温暖。

    康睿推开元宵,看着他充满希冀的小眼神,说:“……到那里要听话。”

    元宵一听,康睿这是同意啦!“嗯嗯!”

    元宵抓紧时间跑到楼上洗漱换衣服,好在衣服是一套一套放着的,不然他估计会乱穿一通就跑出来。

    他兴奋地跟在康睿身后,看到司机小陈的时候还特欣喜地打了招呼问好。

    小陈受宠若惊,下意识地回好。

    元宵穿了一套黑白的运动服出来,整个人看起来活力满满,衬着那张充满少年生气的脸,小陈差点以为他是因为要出去春游了才这么开心。

    不过小陈猜的也没错,对元宵来说,他确实是去康睿办公室一日游。

    小陈一路驱车到了公司的底下停车场,三人直接坐电梯到了康睿办公室所在的楼层。

    康睿办公室比较靠里,电梯出去后还要走一小段路。元宵跟在康睿身后,胆子倒也大了,好奇地这里看看那里看看,偶然间跟人家有眼神对视了,他还会笑眯眯地跟他们挥个手问好。

    只是他不懂,为什么他每次冲他们笑完以后,他们的笑容都有点怪怪的?

    康睿拉了一把因为跟人打招呼、冲人笑而差点跟歪方向的元宵,面无表情地把人拉进办公室。

    进门之前,元宵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了外面传来的吸气声。

    他扭头看了眼康睿,面容淡定,又看了一眼跟在身后的司机,脸上也是一脸严肃。

    元宵想,可能是他听错了吧。

    司机给元宵倒了杯水,又听了康睿的话跑出去给元宵买了早饭回来,还有两瓶养乐多。

    元宵看到养乐多的时候开心到不得了,康睿果然对他最好。

    可元宵记得盆盆奶是康睿辛苦工作才能买到的,他不能随便喝。前几天不知道,他一天喝好几次。

    现在知道了,他觉得自己要为康睿着想。

    元宵依依不舍地看了面前的养乐多好几眼,心一横把养乐多放到司机怀里说:“你把它们放回去吧。”

    小陈被塞了两瓶养乐多,一脸懵地朝元宵看去的时候还跟元宵对了个眼。不对呀,元宵眼里就是想喝的意思,怎么不喝呢?

    他又把养乐多放在元宵面前,他想了半天终于想明白了。

    原来是没开瓶呢,他找了找没找到吸管,只好伸手直接把瓶口的锡纸给撕了,往元宵那边又推了推。

    元宵啃着苹果呢,看到盆盆奶居然被打开了,顿时苹果也吃不下去了。

    “不能喝不能喝!”元宵见他还要打开另外一瓶,连忙挥手阻止。他抬头看向司机,湿润的眼睛里满是难过:“现在康睿要变得更辛苦了,盆盆奶很贵的!”

    司机手放在养乐多瓶口,这一下是开也不是不开也不是。

    元宵看向他的那一个控诉的眼神,差点让他以为自己做了什么对不起人的大事,都快要把这一大好青年给弄哭了。

    可听到元宵后面说的话他又不懂了,小陈轻声问道:“盆盆奶?”

    元宵点点头,看着已经开好的养乐多一脸舍不得和懊悔:“唉,你怎么把它给打开了呢。盆盆奶这么贵我要省着喝的!”

    小陈拿起手里的养乐多看了好几眼:“不对啊,养乐多没改名啊。”

    元宵纠正他:“是盆盆奶,不是养乐多。”

    小陈下意识地往康睿方向看去,他拿另外一只手揉揉眼睛,怎么回事,他竟然觉得自己看到康总笑了??

    小陈再看过去的时候,康睿眼里的笑意已经不见了。他放下手中的工作往元宵这边走过来,挥手让小陈离开。

    小陈深思恍惚地走出办公室,关好办公室的门往外走去的时候被康睿一秘书给拉住。

    “小陈,刚那少年是谁啊?”

    “对啊对啊,他跟康总什么关系啊?”

    ……

    “你刚是给康总买的早饭吗?”

    说道早饭,小陈想起来了,他对着在办公桌上一边办公一边八卦的秘书们举起手里的养乐多,问道:“这改名叫盆盆奶了吗?”

    秘书们:“……”

    瓶身上还印着养乐多三个字呢!!

    不得了不得了,小陈现在转移话题的能力越来越厉害了。